<form id="hbx3p"><th id="hbx3p"><progress id="hbx3p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    <address id="hbx3p"><listing id="hbx3p"><listing id="hbx3p"></listing></listing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hbx3p">

      <noframes id="hbx3p">

          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,請使用Ctrl+D進行添加

          您好,歡迎來到榮寶齋官網!

          北京商報|書畫修復師 藝術品市場復興的見證者

          時間:2021-07-19 10:59:50 來源:榮寶齋 作者:黨政辦公室   0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編者按:在黨領導人民進行奮斗的新時代,誕生了許多新職業、新工種。這些新崗位上的新打工人,借助互聯網和大數據的快速發展、借助生活品質的提升和消費升級的時代契機,改變了原來工種模式和工作流程。也正是這些新打工人的出現,讓我們的生活更豐富多彩,他們自身于時代中的獲得感也明顯提升。值此建黨百年之際,北京商報遴選了最有代表性的“新打工人”,用他們的職業故事,體現創新、協調、綠色、開放、共享的新發展理念,體現當代社會奮斗向上的積極面貌。

          2021.7.6北京商報“我們的新打工人”介紹的是榮寶齋裝裱修復技師江東峰。

          江東峰在修復古舊字畫工作中

            專注書畫修復24年,從榮寶齋的入門學徒, 到成長為技藝精湛的書畫修復師, 江東峰修復的古舊字畫不計其數,一件件破損的書畫作品在他手下起死回生,重見于世。尊師、敬業、精益、專注、執著……在江東峰的身上,不僅可以看到中國工匠精神的魅力與傳承,同時也可以看到伴隨國內經濟的發展,以書畫修復為代表的傳統技藝所重新綻放出的新活力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傳承:口傳心授

          “新畫裝裱一般都是三年學徒,裱畫的基礎一定要打好,要扎實,才可以接觸一些古舊字畫的修復。裝裱修復技藝學無止境,要活到老,學到老。”

          在琉璃廠西街榮寶齋明亮的裝裱大廳里,江東峰正在緊張地忙碌著,他剛剛接手了一件清代狀元書法長卷的修復工作,由于保存不善,這幅作品已經破裂成十幾塊的碎片。他一邊小心翼翼地將這些碎片擺放在工作臺上,一邊向記者介紹著接下來的修復計劃。據江東峰介紹,為了把這幅殘破書法盡量恢復到它的原貌狀態,他將要花費半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完成。在此期間,一個小小的失誤都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。細心、耐心、精心,這是他在榮寶齋工作多年的心得。
          江東峰一家三代與榮寶齋有著深厚的緣分,他的父親和爺爺曾分別在榮寶齋出版社和裝裱修復車間工作,直至退休。江東峰表示,從事書畫裝裱修復工作主要是受爺爺江海滄的影響,“我小時候經常聽他說起當年裱畫的故事,這讓我對這一行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”。在時隔多年之后,爺爺的“衣缽”在江東峰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傳承。
          書畫裝裱修復一直保持著口傳心授的師徒制模式。這門技藝有其特殊性,它學習難度大,學習周期長,高水平師傅的點撥指點很重要,“但師傅領進門,能否出師還要靠自己的悟性”。江東峰表示,古舊書畫的修復對于學習者的要求更高,“新畫裝裱一般都是三年學徒,裱畫的基礎一定要打好,要扎實,才可以接觸一些古舊字畫的修復。裝裱修復技藝學無止境,要活到老,學到老。”
          江東峰是接觸書畫修復比較早的。由于他有繪畫功底,對用筆的一些技法和顏色的調配都有一定的了解,對全活接筆這方面有比較明顯的優勢,這讓他受到了老一輩師傅的關注。“國家級非遺傳承人王辛敬師傅看我工作比較認真,就特意給我一些需要修復的字畫并親自指導。”江東峰表示,王師傅對工作方面的要求十分嚴格,“修復的作品無論是簡單的還是復雜的,王師傅都要求我去認真地完成,不能有絲毫的懈怠。”
          一門傳統技藝,需要幾代師徒的口傳心授。后來榮寶齋推行“以老帶新”的制度,江東峰又有幸成為了王啟師傅的徒弟。此外,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李淑珍師傅也給了他很大的幫助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畫醫”:對癥下藥

          “古畫修復師如同畫醫。修復成功就是妙手回春讓古畫‘起死回生’,如果手藝不行,古舊字畫直接就可能在自己手中被毀掉,這會產生一種極大的負罪感。”

          書畫修復產業與藝術品市場的發展息息相關。近30年來,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從產生、發展、再到繁榮,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藏家、機構開始投資藝術品。作為中國藝術市場的風向標,書畫藏品尤受追捧。市場需求量的增加使得名家古舊書畫作品的價值開始被重新挖掘,這直接賦予了書畫修復這一傳統行業更多的活力。

          由于書畫裝裱修復行業的特殊屬性,高水準的修復技藝只能集中存在于北京、江蘇、浙江等書畫底蘊深厚的地區,這也為行業增加了不少的神秘性。

          “畫醫”——這是很多人對書畫裝裱修復師的一種尊稱。江東峰表示,大部分人都認為古畫修復是比較輕松的手藝,就是修修補補,但實際上古畫修復時的心理壓力很大,真的就像如履薄冰,“古畫修復師如同畫醫。修復成功就是妙手回春讓古畫‘起死回生’,如果手藝不行,古舊字畫直接就可能在自己手中被毀掉,這會產生一種極大的負罪感”。

          明代周嘉胄《裝潢志》記載:“古跡重裱,如病延醫……醫善則隨手而起,醫不善則隨劑而斃。”“相比起其他行業,書畫修復師既要膽大還要心細。如果沒有膽大如牛的勇氣,面對殘破不堪的書畫是不敢下手清洗和揭裱的,當然如果缺少了心細如發的耐心和毅力,面對修復過程中種種意想不到的狀況,也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。”江東峰說。

          高水準的書畫修復離不開精專的匠心態度。“王辛敬師傅曾經不止一次地告訴我們,無論什么行業,首先要端正態度,把客戶的需求放在首位,尤其是我們做修復這一行,要想做事,先學做人。書畫修復無論是新畫還是舊畫,我們都要認真去對待,要有責任心,盡力做到最好,讓客戶滿意,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客戶的信任,對得起榮寶齋這塊金字招牌。”江東峰表示。

          完成一張古畫的修復大約需要多長時間?江東峰表示,這個主要得看古畫的殘破程度,先看這張畫得了什么毛病,“古舊字畫由于經歷了幾十年上百年甚至更久流傳至今,因為材質不同,受損原因也很多,確定好病因再對癥下藥”。

          江東峰說,修復古舊書畫有著非常細致、復雜的工藝過程。必須經過“去污清洗”“揭畫心”“修補畫心”“全色”等幾道核心的大工序,“細分的話還有數十道小工序,每道工序環環相扣,一道工序做得不到位,都會影響到下一道工序。所以整個過程做下來必須要極為謹慎細心才能使古舊書畫枯木逢春,恢復古書畫的原貌”。

          書畫的裝裱與修復要堅持最傳統的做法。江東峰表示,“修舊如舊,是最基本的原則。要重視實踐,鉆研技術,再有就是前面提到的修復舊畫一定要有耐心,有責任心,每一道工序都要認真對待”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繁榮:新鮮血液

          近年來,傳統文化產業崛起的速度不斷加快,江東峰希望不斷培養裝裱修復的后續力量,將這項技藝傳承下去。 

          “目前修復數量每年呈遞增的態勢。為了便于拍賣和收藏的需要,一些有歷史價值、藝術價值的古舊殘破字畫為了能進入市場流通,就要重新修復。”這其中不乏重量級的一線名家作品。不久前,江東峰用了6個月的時間完成了清代畫家鄭板橋的一幅墨竹的修復,這是他近年來非常滿意的一幅作品。值得一提的是,鄭板橋的墨竹作品一直為藏家所喜愛,他的作品《竹石蘭蕙圖》曾拍出4600萬元的高價。

          修舊如舊,這是江東峰對每一件修復作品的要求,也是他所一直秉持的工作原則。江東峰堅持,同一位名家、同一題材的畫作,其修復前后的價值有天壤之別。“殘損的書畫作品不能脫離修復而獨立存在,沒有經過修復的書畫,由于不能提供給觀眾完美的觀賞效果,不能成為一件完整的藝術品,價值也是比較低廉的。”

          書畫修復技術的專業性、特殊性決定了人才的稀缺。“當下,各地從事書畫修復裝裱的人員很多,但多以裝裱為主,書畫修復則需要有高水平的師傅教導、個人的悟性以及長時間的磨練,同時還需要有必要的美術基礎、審美水準等。相比于整體從業人員數量,高水準的古舊字畫修復人才還很欠缺。”江東峰非??春眯袠I的未來,“我相信隨著書畫市場的繁榮,古舊字畫修復的需求會越來越多,前景也會越來越好。”

          近年來,傳統文化產業崛起的速度不斷加快,榮寶齋裝裱修復技藝已正式被國務院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江東峰希望不斷培養裝裱修復的后續力量,將這項技藝傳承下去。

          欧美日韩校园动漫